a+ a- print

母亲

《池田大作选集》

母亲

母亲啊,

母亲!

您的力量多么不可思议

多么丰富


母亲啊,

母亲!

您是协调一切的存在

是无法形容的对话能手


在这灰暗的公害社会

在这浊音不绝的窒息都市

在这前路暗淡的闭塞地球

没有您

世上就没有可以回归的大地

我们将永远流离失所


母亲啊,

母亲!

您心地单纯但意志顽强

您依靠直觉却专心一意

您处事正直但一意孤行

虽然如此

您还是万人的心灵故乡


蒙娜莉萨的微笑

女神维纳斯的辉耀

非也

您那在生活中挣扎的平凡面容

您那受尽世间沧桑洗涤的坚毅面容

您那战胜悲欢透着丝丝光荣的亲切面容

所有母亲的面容

都展现了历史的美


是什么缘故

人们要对这个象征

对这至高芳馨

正襟屈膝

毋庸多言

那是因为

您深厚的爱

比一望无际的汪洋还辽阔


母亲

由母爱凝聚成的笑容

朦胧中荡漾着安逸

这看似矛盾的感性的结晶体

曾经有多少次

把观念对立而误入迷途的人

扶回正确观念的轨道


任何哲学家的理论都辩不过您

任何圣人的教诲

比起您只是一首首变奏曲

说脑筋比您好的人为数不少

但这顶多只是幻像残影


我说这话是有所根据的

每当走投无路时

他们总会去凝听您清脆诚恳的声音

那么就可以寻获新的原点

创造新的才能


母亲在等待

待你回归目泛无垢泪光的少年时代

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在晚上安宁的摇篮之中

听着母亲发自心灵的歌曲

往童话之国探险

安详地进入梦乡

等待着如此和祥健康日子的重来


母亲

母亲啊,

母亲!

您无时无刻

都忠实地为我们服务

您是来自未来的说书人

名歌手  名演奏家

有力的支持者


您心中必定在期盼--

切勿故作老成

切勿傲慢自大

若能自觉到这纯真的本心

在地平在线展开的斗争

终究会变成一片平和的碧绿色彩


轻易地将这情怀讥嘲为多愁善感

讪笑说--

凭借如此懦弱的申诉

迷失在混沌之人群

又如何在漆黑的密林中觅到出路


但身为母亲的哲人高呼

人啊

应该冷静地深思

在你们的背后

是默默祝愿你们成长的母亲


母亲的慈爱

无言语的桎梏

无民族主义的冰墙

也无意识形态的相争

就彷佛一条青翠的乡间小道

母亲的爱

是人类唯一共通的情感


在看到母亲哀叹的身影时

即使是惊鸿一瞥

也要实时送上虔敬的视线

希望心中能有此余裕


母亲

唯有在母子合奏中

有“人”之称的我们

才可在心性深处磨出光泽

神采奕奕地向着真实

向着变革迈开前进的步伐

那时候

就可与远方的人

作为共同分享母亲这瑰宝的兄弟

通过对话与信赖的合璧

开始着不朽的行进

建设旷古未闻的文化兴隆


母亲啊,

我的母亲

饱受风雪摧残的母亲

不断为悲伤而合掌

可怜的母亲

但愿有一天

您的希望 会长出翅膀

在空中翱翔

永远永远 祝福您身体安康


母亲啊,

母亲!

断然不让

您慈爱之力被孤立起来

何故

那是因为盲目的爱

飘荡着不幸的阴影

我深信

唯有扎根于融合 尚志 理性的慈母之爱

才能向悲苦迷蒙的未来

投射点化人心的光线

如此踏实的光

是世上唯一可以真正捍卫

生命尊严的方法


伤痕累累 笑容殆尽

失望与血泪满布

就让这阴晦的女性历史

永远成为太古的化石吧


母亲

从现在起

从今天起

由您自身变革而起

以您的思想与聪慧

成为我们家憧憬的太阳

成为狭小无光社会的明朗歌声

为期盼春天来临的地球

用无与伦比的音乐之光

泰然自若地奏出平安的音符


那雄浑而持续的旋律

化为光波与音波

润泽四方之时

您作为母亲

在这复苏的人类世纪

必将万古常青


~池田大作著

1971年10月4日

<2010年6月11日,SGI国际广报局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