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2012年10月13日

池田对话中心举办“第九届年度文化间对话池田论坛”

从左至右:古尔德博士、麦克道尔博士、南达博士、亨德森女士

从左至右:古尔德博士、麦克道尔博士、南达博士、亨德森女士

“某种程度而言,我们宛如一个但愿诞生在完全由自己亲手所建的小木屋的人”莱斯利大学(Lesley University)教育领导课程主任斯蒂芬‧古尔德博士(Stephen Gould)如此谈到。10月13日,座落于美国麻州剑桥的“池田和平、教育、对话中心”举办了“第九届年度文化间对话池田论坛”(Ninth Annual Ikeda Forum for Intercultural Dialogue)。古尔德博士是五位主讲人之一,他的发言明白道出为何人们无法认同“相互依存”此一当天众人在“唤起彼此间的连结:谈‘相互依存’”(Awakening Our Connections: A Dialogue on Interdependence)这主题下, 所欲探讨和颂扬的佛法概念。

古尔德博士的演讲以生态学作为基础,他说:“生物学家发觉几乎所有生命皆是共生的依存关系作用下的结果,不仅如此,生物会找机会共生,让更多生命繁衍兴旺”。他将这个概念连接到池田会长讲述的佛法“缘起”概念:“森罗万象都互为‘因’、‘缘’相互支持,相互关联。”

古尔德博士表明,“相互依存”也是美国民主制度试验的核心思想。对他而言,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如:仁慈、同理心、人与人的关联性、信赖、公平,并非只是“好”却“非必须”的思想,而是“建立”社会的基础。所以,教育必需朝向这些价值观发展,尽管现在的学校倾向他称作为“消费主义”的型态。

“妇女新方向行动组织”(Women's Action for New Directions)公共政策主任坦娅‧亨德森(Tanya Henderson)则强调:全球社会该努力将女性列入“战争代价”的考虑之中,并且让她们参与战后重建复苏工作,以创造久远的和平。她坚信,若没有这些与日常生活有最密切关系的妇女参与,就无法实现久远的和平。

麻省理工学院社区发展实践学系教授、“社会变革互动机构”(Interaction Institute for Social Change)理事长凯萨‧麦克道尔(Ceasar McDowell),对“个人主义的迷思”(myths of individualism)提出质疑,说道人们是因此而无法认清彼此间“相互依存”的一面。他举出数个主张,让我们破除那些否定或蒙蔽“相互依存”此真相的思想潮流和社会制度,其中一个即是:在考虑采取任何集体性行动时,一定要顾及“边缘族群”的处境,如此方可确保社会福祉的设计蓝图中,也有他们的存在。

论坛的其他主讲人包括就职于专为重度残障儿童服务的“梅马克新英格兰”(Melmark New England)学校的特殊教育教师朱莉娅‧厄普顿(Julia Upton),以及曾与池田会长对话过的丹佛大学斯特姆法学院(Sturm College of Law)国际法教授韦德‧南达(Ved Nanda)。

第九届年度文化间对话池田论坛的问答时间

第九届年度文化间对话池田论坛的问答时间

<资料来源:池田和平、教育、对话中心>

分享此页内容

  • Facebook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