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保護民眾的大樹——緬懷周恩來總理夫婦

《我的世界交友錄》

  每到櫻花盛開的季節,我總要想起周恩來總理。

  他是一位非凡的偉大的政冶家,渾身都滲透著對人民的愛。

  總理說:「我是50年前櫻花盛開的時候離開日本的。」他回國後不久,就發生了那個著名的「五四運動」。自那以後半個多世紀,是他全心全意為人民鞠躬盡瘁的歷史。

  我跟他說:「總理,櫻花開放的時候,您再來一次日本吧。」

  「是有這個願望。可是,恐怕很難實現了。」

  這是20年前(1974年)12月,離他逝世僅一年多時間。看他的樣子,好像僅憑氣力在燃燒著生命的火焰。

  總理接見我,是當天突然決定的。接到通知時,聽說總理長期臥病住院,考慮他的健康,我一度謝絕過。可是,接見是總理自己的意思,我能做到的事,只是要求盡可能縮短接見的時間。

  車子在夜幕降臨的北京市內奔馳。下了車,走進大門,總理早已在那裡等著迎接我。後來聽說那是市內的一家醫院。

  「您是第二次訪華了。」這是總理見到我說的第一句活。他說半年前我第一次訪華時,因為病重,未能見我。現在病情好轉,見到我很高興。——總理如實地談到了他的病情。

  總理跟我說:「因為您年輕,所以我非常重視同您交往。」「中國絕不作超級大國。」還說:「2I世紀的最後的25年,對世界是最重要的時期。彼此要站在平等的立場上,互相合作,共同努力。」

  平等的立場——明治以來,日中兩國一次也沒有過以平等的立場締結友好,日本總是欺凌中國。對待幾千年來受過種種恩惠的恩人的國家,不要說「報恩」,反而不斷地幹出許多慘絕人寰的暴行,永無徹底贖罪賠償之日!

  我的大哥是在緬甸戰死的。他在中國打仗時,曾經一度暫時回國。當時我還是小學生。他對我說述:「日本太殘酷了!中國人真可憐啊!」

  日本戰後根本沒有向中國人賠罪,一直追隨美國,採取敵視中國的政策,阻撓中國加入聯合國,一直阻撓到最後。對強者阿謏奉承,對其他的人則盛氣凌人。——這是一個多麼沒有「心」的國家啊!所以,眼中無人,看不到民眾,看不到真理。

  隨著成長為「經濟大國」,令人感到這種傲慢越來越嚴重。其實,如果日本要向中國賠款的話,據說要50年的時間才能賠完。這樣,無疑對日本經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對日本民眾的慈愛

  周總理說:「我國不要求賠償。日本人民和我國人民同樣都是日本軍國主義者的犧牲品。如果要求賠償,還是要同樣的受害者日本人民來支付。」日本人在夢裡都不要忘記這種高尚的「心」,這種恩義和寬大。日本正是在這一基礎上建立了今天這樣的繁榮。

  正如這些話所表明的那樣,總理所重視的第一是民眾,第二仍然是民眾。就日中友好來說,總理也是「以大眾為基礎」來推進的。當年之所以選擇在野黨公明黨作為日中之間的渠道,對社會所作的努力之所以給予很高的評價,我想都是由於重視他們作為「國民代表」的立場。

  對於我個人來說,早在我們見面的十來年前,就已經得到種種關愛。聽說在60年代初期,總理就跟曾任中日友好協全會長的孫平化先生說過:「創價學會是以民眾為基礎的。要重視創價學會,同他們交朋友。」

  民眾是大海。大海不起波浪,任何船只都不能很快前進。

  在日中兩國關係冷到極點的1968年,我之所以敢於呼籲恢復日中邦交,也是由於我認為,沒有同人類五分之一的中國廣大民眾友好,任何和平論、未來展望歸根結底都是空想。

*    *    *  

  「明年春天櫻花開放的時候,我想去日本。」和周總理會見4年後,在我第四次訪華的歡迎宴會上,總理夫人鄧穎超女士坐在我的鄰座,這麼對我說。

  在櫻花開放的季節,鄧女士為了實現周總理的遺願而來到了日本。那是1979年4月的事。不巧東京的櫻花開得早,盛開的櫻花已被春天的風雨打落。我想請她看總理所喜愛的日本的櫻花,只能給她下榻的迎賓館送去了一棵八重櫻。當她看到在創價大學校園裡扎根的「周櫻」、「周夫婦櫻」的照片集時,她露出十分高興的神情。

兩棵櫻花樹

  其實在周總理夫婦住居的院子裡,以前有過兩棵櫻花樹。他們倆雖然精心地愛護,但其中一棵終於枯死了。鄧女士告訴我,她很遺憾未曾在兩棵櫻花樹下拍照留存。

  我曾經兩次拜訪總理夫婦在北京中南海的住居。4年前(1990年)最後一次拜訪時,談起要贈送我總理的遺物。誰都知道他們夫婦的生活非常簡朴,我不能接受總理為數很少的重要的遺物。雖經多次謝絕,但鄧女士堅決不讓。她說:「我深知總理生前對先生的心情。所以決定要贈送給您。」我接受了總理生前愛用的一把象牙裁紙刀。

  「這是先生和總理的友誼的紀念。希聖您看到它能回憶起總理。……」鄧女士說。同時還贈送我一個她自己愛用的玉石筆筒。悲傷的是現在這也成為遺物了。

  回想同總理見面時,正是他同殘暴的四人幫進行鬥爭的期間。總理一身承擔著10億人民希望穩定的「願望」,像一棵參天的大樹屹立不動。總理逝世的消息傳來,把總理當作親人的中國人民的慟哭聲,震撼了山河大地。鄧女士也正是胸懷著總理的這種「願望」,而活到她生命的最後。

  我們也希望能像總理夫婦那樣活下去。不論碰到多麼無情的風暴,也要尊重民眾,為了民眾,和民眾站在一起,生活在民眾之中,始終貫徹著對人類的愛。

  今天日中交流日益擴大,看起來似乎「春天」已經到來。但是,如果日本的關心不是同中國「擴大友誼」,而是再一次僅僅面向「擴大經濟關係」,那恐怕是沒有從以前的戰爭中學習到任何來西。

  年年步步春來到,步步年年櫻花開。

  我祈求:總理夫婦期待的世世代代、子子孫孫友好的「心」,也能在日本人的胸中開出花朵,永遠在日本列島上遍地扎根。

~池田大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