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2014年 2月22日

池田中心舉辦作家活動慶祝懷德與池田大作對談集出版

莎拉‧懷德博士

莎拉‧懷德博士

2月22日,池田和平、教育、對話中心(Ikeda Center for Peace, Learning, and Dialogue,簡稱:池田中心)主辦了一場作家活動,來慶祝《人際關係的藝術:談人類潛在的詩心》(暫譯)(The Art of True Relations: Conversations on the Poetic Heart of Human Possibility)近期的發行。該書收錄了池田大作和美國柯蓋德大學(Colgate University)英文與婦女問題教授莎拉‧懷德(Sarah Wider)的對談內容,由池田中心的出版機構對話之道出版社(Dialogue Path Press)出版。此次活動以對談集的副題「人類潛在的詩心」為主題。 

懷德博士在講話中談及書中很多話題,包括啟發人的可能性的因素,以及這可能性與詩之間的關係。為了更清楚說明,她分享了書中的一節內容,那就是池田會長回想與南非詩人奧斯維德‧姆查利 (Oswald Mtshali)探討如何成為一位詩人的對話。姆查利對池田會長說:

「母親的去世,讓我震驚到幾乎不能振作起來。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恢復過來。但我最終領悟到,我所有的力量,都是託母親所賜,是她遺留給我的。母親的一言一語活生生地留存在我心中,母親會繼續活在我心中!當我覺悟到這一點時,一首寫給母親的詩就這樣從我的心坎裡油然而生。」

懷德博士表示,有過喪母之痛的人,可以瞭解那種非筆墨能形容的痛,然而,他的詩並不是從傷痛和空虛中誕生的。懷德博士澄清說,正如他「母親的一言一語活生生地留存在我心中」的一句話,他的詩並非源於「離別或喪失」,而是出自「存在與毅力」。懷德博士主張,因為他人的話語留存在我們的心中,所以應該尊崇那些具有可能性、潛力的話,對那些讓人泄氣、喪失鬥志的話保持警惕。她說︰「我仍舊感到驚訝,那些主張尋求不同生活方式的倡議需要面對的,是何等巨大的抗拒。」她還指出,許多時候,任何與「可能性」有關的言行舉止,會招來「那是絕對不會發生的」、「那是不切實際的」、「世界不是那樣的」等回應。

參加者分成小組進行懇談

參加者分成小組進行懇談

懷德博士請參加者分成小組,鼓勵他們探討如何在某個特定時間或地點,喚起人的詩心,以及如何保留這些讓人找到靈感的情況和地方。經過幾分鐘對詩的意境和人的潛力的小組懇談,懷德博士邀請幾位參加者分享他們的見解。一位婦女的發言說道,詩與一般藝術相同,「可讓人化解因悲傷或有所失去而感到的痛苦」,而且通過隱喻和意象,詩讓人有機會分享彼此的經歷。她的發言點到了會議主題的精要。

接著,懷德博士介紹美國詩人喬伊‧哈爾喬(Joy Harjo)的作品《這裡或許就是世界的終點》,這是一首以餐桌的比喻為主題的詩作。詩的開頭如此寫道:

世界由一張餐桌開始。無論如何,為了存活,我們必須進餐。

來自大地的恩惠來到這裡,被烹調成美食後,擺在桌上。世界開始時就一直如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裡,孩子們學習做人的道理。在這裡,我們塑造男人和女人。

懷德博士在談論哈爾喬的比喻時提到:「餐桌容納各式各樣的體驗。嘴巴和牙齒疼痛的嬰兒可以在這裡得到安撫,這裡可享用美食。這餐桌無止境地讓人變得堅強,感到安心。」她進而指出,餐桌「也包含各式各樣的體驗,這裡也是戰爭開始的地方。就算是我們自己的餐桌,也無一是例外。但我希望你會盡力讓其豁免。」

懷德教授(右)受到池田先生與夫人(左)歡迎。(東京八王子,2006年7月)

懷德教授(右)受到池田先生與夫人(左)歡迎。(東京八王子,2006年7月)

最後,懷德博士分享一段池田會長在《人際關係的藝術》中提到的回憶。池田會長回想起家中茂盛的櫻花樹,並提到︰「某個春天,我們全家坐著觀賞飄然而落的花瓣,長子嘗試吟詩,開頭題了一句『落英如風雪』,我用『飄落到父親雙肩上』給他接上,太太則以一句『揮灑在母親秀髮上』為他完成。這由我們一起完成的俳句,成了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懷德博士說道︰「這是首共同完成的詩。在某個地點,某個時刻,當三人對相同的情景,產生了不同的觀察及感受,並互相分享時,這首詩就形成了。其中沒有上下高低之分。句句同樣重要。」

懷德博士和池田會長於2006年7月在日本東京首次會面。那時,兩人同意一起進行對談。他們的對談最初由2009年11月至2011年2月,於日本婦女雜誌《南瓜》(Pumpkin)上連載。2013年9月,被出版成日文版的《人際關係的藝術》一書。

<消息來源︰刊載於池田和平、教育、對話中心網站 上的一篇2014年2月新聞報導,以及2014年4月7日《聖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