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亞洲的未來與日本的自省 (2006/08/10)

  忠實地講述「歷史」是對未來寄託希望。

  在那八月十五日所銘刻下對戰爭的憤怒、對和平的決心,必須鄭重地向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一代講述和託付。

  去年在日本進行過一次社會調查,二十至二十九歲的青年當中,正確道出第二次世界大戰於這一天落幕的人有百分之四十五,但在十至十九歲的青少年中,則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答對。這是需要我們嚴肅面對的一個現實。

  在這個調查中,對於「你認為在自己生活的年代中,日本會與其他國家發生戰爭嗎?」的問題,二十至二十九歲的青年有百分之十五回答:「會。」十至十九歲的青少年,四人中有一人回答說:「相信將來會體驗戰爭吧!」

  對於「歷史」與「未來」這兩種反應,相互之間並非沒有關係,因為,不能正確了解「歷史」,也就無法對「未來」抱持正確的展望。

一九四五年的八月十五日,這一天是日本投降之日,同時,也是遭日本軍國主義殘酷統治的亞洲諸國宣告「解放」的日子。

  大多數的日本老百姓,在這一天也都感受到終於「被解放了」。我們家也一樣,病榻中的父親唸著被強徵入伍的四個孩子的名字,喃喃自語地說:「大家都要回來啊!」

  活於現在的日本人,「八月十五日」這一天,應該是我們重新確認誓要建設恆久的和平,為亞洲的安定與繁榮該作出貢獻的決心的日子。

  日本的軍國主義曾給亞洲人民帶來巨大而深刻的苦難,這決非補償就能抵罪的。正因如此,日本應該以明確的語言與誠實的行動,向亞洲的人們保證不再重蹈過去的過錯。若非如此,則難以獲得別人從心底的信賴。

  真誠地回顧「歷史」,率直地表示反省,這決不是「自虐」(譯注)。反之,這樣才是受到他人敬重的「自尊」之道!

  「擁有否定交戰權的和平憲法」、「不擁有核武器」--這乃日本獲得亞洲鄰國人民確實信賴的重要條件。沒有這二個條件,導致亞洲不安定的因素就會增加,日本的安全也會受到威脅。

  日本從亞洲所獲得的恩惠,不知有多少。農耕、漢字、建築技術、醫學、藥學、宗教、思想等等,都是從亞洲人民,特別是從「鄰居」的中國、朝鮮半島傳來的。

  這種恩惠還不止於文學與學術。自古以來,那些帶著優秀技術、知識及活力的人才,一代代從亞洲的各地湧來,構築起日本的基礎。從長遠的歷史來看,也有必要正視日本與「文化恩人」的亞洲各國之間的深厚緣份!

  最近幾年來,對「東亞共同體」的關心在日本日益增加。

  去年,於吉隆坡召開了首次東亞首腦會議。會議的一大成就,是落實了各國首腦間今後的定期對話,向著設立「東亞共同體」的目標跨進了一步。

  在亞洲地區,環境問題、能源問題、防止傳染病蔓延等課題關係著「人類的安全」,其範圍已超越了國界,需要來自各方的努力。致力於解決這些問題,則成了加強合作關係的具體機會!

  在歐洲,「擁有共同文明」的一體感,曾為該地區的統一提供了基礎。

  我認為擁有多種多樣文化、宗教,以及政治制度的亞洲地區,也具有助長融和的精神土壤。我將之稱作為朝向人與人、人與自然的調和為目標的「共生氣質」,那就是與他人的友好交往中,才能顯示本來的自我的人生觀,從對立變成調和,從分裂變成結合,從孤立的「小我」變成多元的「大我」,以這種精神去思考的心態。

  為了培養共通的歷史認識,也曾嘗試編篡通用於亞洲的歷史教科書。雖然事實上由於各國的民族主義而面對著種種的困難,但決不可以就此放棄。在歐洲,以擔負未來為職志的歐洲青年議會的提案為起端,法國與德國共用的「現代史教科書」終於得以發行,其中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

  通過這樣的努力,培養超越國家的意識是可能的。任何國家也會在時代的激流中改變,不變的只有人民,只有「人」。

  如果俯瞰歷史,就可以發現發動戰爭的人往往是權力者,以及煽動對立、企圖擴大私有利益的勢力,這是不爭的史實。然而,在戰爭中無辜犧牲的卻常常是老百姓。

  因此,大家都渴望克服與超越這種「本國」對「外國」的對立形態,改為站於「權力的魔性」對「民眾」對決的新觀點,這可以稱為「民眾團結的世界觀」。

  從「國益」為中心轉變為以「民益」為中心的世界,那也是今後世界所應走的方向。我確信,作為亞洲人的我們,能向全世界顯示出人類的新模範。

  最重要的是將民眾的心牢固地聯繫起來,重重相疊地架起友情之橋、信義之橋。活躍在未來的青年朋友之間的交流尤其重要,「悠悠萬事,以此為大」。年輕的亞洲人民、世界市民的同心携手,才會築成阻擋戰爭災難的防波堤。

  在人們共同居住的地方,形形色色的對立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對立」並不等同於「戰爭」,「有對立」就是「有共同面對的問題」。

  這正是集合當世的睿智,共商良策的契機。我們應摒棄對峙,一道朝往「未來」這個相同的方向,將撫育青年作為共同的目的。

  縱使語言、文化、民族、宗教各有不同,但我們大家都共同擁有「未來」,那是各國年輕一代携手向前的「未來」。

譯注:日本某些右翼人士近年提出重寫歷史教科書,將過去承認侵略史實的歷史教材稱為「自虐史觀」。

~池田大作著, 2006年8月~